FEAR.

沉没前清醒的爱人

想把自己蜷成一团

Inspiration #1

阴柔系的亚洲男生是我的审美吗?暂时不感冒。我会在倾心这类审美的人面前公然诋毁吗?不会。不同人的审美必然有差异,但践行基本的互相尊重有那么难吗?建设“和而不同”的社会,任一方都不能用单一取向来强行垄断大众审美。审美也是,思维也是,人格也是。“变娘”本身没有什么好喷的,该喷的是这种“非黑即白”的极端化主流审美倾向和娱乐资本争抢利润的无底线运作。

某种层面上说“娘炮”这个侮辱性词汇本就是刻板印象框架里的产物。以传统男性形象为绝对模版随意给人扣帽子,不允许超越刻板陈规的现象存在,都是不懂得尊重个体的多元性表现。“男儿娘则民族亡”不仅是极端民粹主义夸张的宣泄口号,更默认了拥...

CocoMorphine:

我时常想,人类是不是把情愫看的太严重了点儿?一早滂沱,冷雨快下完了,所有人喷嚏连连,整个星球的人全部失恋,所有的玫瑰都燃起了怒火。我发起高烧。那些漂亮且精致的眼神、美貌、博弈,那些浮夸的被人类定义的所谓爱恋,我早已不记得了,可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夜晚。他赤手刨开这个星球的冻土,种下最最新鲜的种子,他不屑于上帝的旨意和天使的唇,发誓要顶着严冬固执地开出花来。这是我觉得比情愫更重要的事。这个异教徒,我爱他。这两个最最纯粹的人,我爱他俩。

倒刺

午后训练场没开灯,日光斜射,窗户大敞,光线填满四分之三格窗面,投进室内。房里有二人分立在不同球台,中间隔着与银河等长的水杯毛巾球包队列,小半截躯体浸泡在影子里,非常沉默地机械运动,非常沉默地擦汗。


「停一下」老张说。


今天下午他三次丢下拍子察看手指。一小截倒刺在缝隙里野蛮生长,执拗地探出头与你相见。疼,又痒。


还有一件事  - 他怀疑自己最近乌鸦嘴。陪练师弟趁休息掀起衣摆扇风,他一抬眼扫见那半截晃白的肚皮,眼前魔怔般浮现某人腰和大腿根的光景,想必也是极白的。随后未捞起拍子,脑壳里的白馒头便实体化了,从一旁溜达来...

这爱由缠绕的胜负播下树种,由三尺红台缝隙中向下生根,窸窸窣窣地发芽抽枝,后来又逐渐与胜负无关了。他看着他,眼皮抖了两下,视线里恍惚出现一片葱郁树林,树冠上挂着小巧火红的禁果,一眨眼却消失了。 障目之叶散开后,他看见他背上健康的肌肉和张狂的纹身。一对翅膀扑进自己的瞳孔。

他有一点口干舌燥。

十四年前种下幼苗,如今长成参天大树。

10分钟摸鱼😢你们小天使 太可爱了 oh

/伪预告/ 假装有电影系列 

source: b站NYSMxTSN crossover

© FEAR. | Powered by LOFTER